19日,一名遇難者還保持著坐在客機座椅上的姿勢。18日,頓涅茨克,當地礦工也加入客機殘骸的搜尋工作。18日,歐安組織人員成為首批進入墜機現場的國際人員。18日,一名印尼乘客的家屬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痛哭。
  19日,空難發生第三天,儘管首批國際調查人員已經抵達現場,但正式的調查活動仍未開始,甚至黑匣子的下落,也迷霧重重。相關國家的口水戰仍在繼續,馬來西亞政府則大聲疾呼,請不要破壞現場任何碎片,否則將是“對遇難者的背叛”。
  “世界最大的犯罪現場”
  綿延2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豎立起了很多綁著白棉布條的小木樁。每一個木樁,代表著一具屍體,或者屍體的一個部位。
  這裡就是馬航MH17墜毀的現場。當地時間18日,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歐安組織)調查小組的發言人邁克爾·波茨科夫率領調查團隊來到這裡。他說,自己如同置身世界上最大的犯罪現場。
  散落的遺體、撕裂的行李箱、燒焦的文件、防曬霜、夏天的衣服、免稅品、小說、撲克牌、糖果、甚至還有一隻布偶猴子,散落在這片雜草叢生的烏克蘭東部的鄉村土地上。
  正值酷暑,有的遺體已開始腐爛,似乎就要蓋過了現場燒焦的味道。
  在這架準備飛赴度假勝地馬來西亞的客機上,很多人身穿短褲涼鞋,一副度假的休閑裝扮。還有乘客將巴釐島游玩的十大旅行提示打印出來,隨身攜帶。但是,現在,這些文件靜靜地躺在狼藉一片的客機殘骸中。巴釐島,已是另一個世界的所在。
  一個紅色的行李箱散落開來,裡面的行李還十分完整乾凈。一件白色的T恤上,印著大大的“我愛阿姆斯特丹”,那是這架航班上的兩百多名乘客永別家人的地方。
  一些遇難乘客還繫著安全帶,靜靜地“坐”在座位上,頭上戴著耳機。
  現場的急救人員說,他們已經發現了170多具遺體。一些幾乎完好無損,另一些則已經面目全非,甚至無法辨別性別。還有遇難者遺體,直接砸進當地一處民居的卧室里。
  逝者中不僅僅只是乘客,還有幾隻寵物:鮮艷的藍黃色金剛鸚鵡,一隻美冠鸚鵡,一隻聖伯納德狗,還保持著生前的狀態,平和地蜷縮在座位下麵。
  由於遺骸散落範圍達25平方公里,搜尋需要大量的人力。除了救援人員和警察,頓涅茨克的礦工們,也在下班後加入了搜索隊伍。現場圖片顯示,身穿黑衣頭戴安全帽的礦工們,在一片嚮日葵地中仔細地搜尋。
  10個國家及組織將參與調查
  約30人組成的歐安組織的調查小組,是最早抵達現場的國際人員。
  腰挎槍支的烏克蘭民間武裝人員,守衛著現場,對於調查人員的問詢,不做回答。
  “我們提出要求見他們的負責人,但沒有人露面。”波茨科夫說。
  首批國際調查小組在現場只待了75分鐘,在檢查大約200米範圍內的殘骸後,武裝人員開始下逐客令。
  波茨科夫說,就在他們檢查現場的時候,他聽到了遠處的爆炸聲。這證明政府軍和反政府武裝的戰鬥,並未因這場空難而停止。
  儘管有人守衛,但“事實上任何人都很容易到達那裡,破壞證據”。波茨科夫非常擔心,“有大量的工作要做,很多專業的工作,需要我們很快,非常快地開展。”
  目前,至少有十個國家和組織表明要加入到調查中來,或者為調查提供幫助。
  軍事評論員岳剛對新京報記者介紹說,根據國際公約,空難在哪個國家發生就應由該國進行主導調查。此外,相關機構如波音公司、發動機製造公司羅爾斯·羅伊斯公司、飛機所有者馬航等都有權參與調查。
  馬政府派出百人調查團
  烏克蘭一支小規模的調查組已經抵達現場。國際民用航空組織也已收到了烏克蘭邀請,將會派遣代表前往基輔。
  荷蘭安全委員會派出了一支由3名調查員組成的調查小組。在這次空難中,近200名遇難者來自荷蘭。他們將和美國國家運輸安全委員以及英國航空事故調查局的調查人員一起,協助烏克蘭政府進行調查。
  馬來西亞則派出了最多的調查人員。
  18日晚8點,馬來西亞的116人特別調查隊,包括醫護人員、政府、軍方代表等,乘坐專機前往基輔。
  美國也參與到了調查之中,除了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人員外,FBI人員也已前往烏克蘭。
  “事實上,美俄雙方的衛星系統,都能準確記錄下導彈的飛行軌跡。”中國前駐烏克蘭大使姚培生對新京報記者說,美國的參與可為調查提供技術支持。
  澳大利亞官員也已在前往基輔的途中。失事客機上有27名澳大利亞乘客,澳總理阿博特表示,將派聯邦警察代表參與調查。
  國際刑警組織也表示,將向空難現場派遣災難識別與失蹤人口專家。
  俄羅斯的人員並未出現在首批赴烏克蘭的國際調查隊伍中。俄外長拉夫羅夫18日說,俄方認為必須展開客觀、公開和獨立的調查。他同時表示,俄方已經做好協助調查的準備。由於客機墜毀所在的地區仍有戰事,為保障調查人員安全。19日,一個由俄羅斯、烏克蘭及歐安組織高級代表所組成的三方聯絡小組已經同烏克蘭反政府武裝組織方面通過視頻會議進行了溝通,後者同意協助烏克蘭當局進行調查。
  19日,烏克蘭國家安全局長納利瓦伊琴科表示,烏克蘭政府與烏東部民兵代表就在客機失事地點設立20平方公里安全區達成共識。
  “三方談判結果是有20平方公里,可以開展人道主義工作。” 納利瓦伊琴科表示。 新京報記者 高美 韓旭陽 實習生 趙歡
  ■ 懸疑
  客機黑匣子去向成謎
  同墜毀在山區和大海的客機相比,墜毀在開闊地帶的MH17航班容易找到黑匣子,但截至19日,客機黑匣子是在原地,還是被人取走,各方並沒有明確的說法。
  烏政府
  具體在哪“不知道”
  客機墜毀頓涅茨克附近後,控制這一地區的反政府武裝稱,他們已經找到了黑匣子,並準備將其轉交給俄羅斯。但不久後,反政府武裝又稱“弄錯了”。
  對黑匣子的下落,烏克蘭政府方面的表態也很含糊。客機墜毀後,烏政府方面稱已經獲得一個黑匣子,但“不清楚”誰發現了它。18日,烏克蘭外交部長克利姆金說,客機的黑匣子已經找到,目前在烏克蘭境內。克利姆金說,希望能將黑匣子轉交給相關調查機構,但他並未透露黑匣子目前在何處,在誰的手中。
  19日,烏克蘭經濟和貿易部帕夫羅在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也確認黑匣子還在烏克蘭,但對具體在哪,這位高官的回答同樣含糊,“我不知道是我們拿著,還是國際調查團隊拿著。”
  俄外長
  不會私拿黑匣子
  在俄羅斯方面,該國外長拉夫羅夫18日表示,俄方不會私自拿走黑匣子。
  拉夫羅夫說:“我們贊同國際專家立即到達事故現場,以便能夠獲得‘黑匣子’。與基輔聲明相反的是,我們並不打算拿走‘黑匣子’,不打算違反國際社會就此類事件的規定。”
  “(調查黑匣子)是國際民航組織的事,是與這起悲劇有最直接關係的荷蘭和馬來西亞的事情,當然也是烏克蘭的事情。”拉夫羅夫說。(高美)
  民間武裝
  希望國際專家能找到
  又訊 19日,烏克蘭“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總理博羅代說,民間武裝沒有發現失事馬航客機的黑匣子,也沒有動飛機殘骸現場,他呼籲國際專家儘快到現場進行調查。“沒有‘黑匣子’被找到……我們希望專家們能找到它們,弄清(客機)發生了什麼。”
  但早些時候,據美聯社報道,烏克蘭東部民間武裝一名軍事領導人的助手說,當局已找到飛機12個記錄裝置中的8個。報道評述,因飛機通常只有兩個“黑匣子”,不清楚這名助手所說的12個裝置是指什麼。
  同日,烏克蘭國家安全和國防委員會信息中心發言人李森科說,“黑匣子”沒有被交給烏克蘭政府,他不掌握有關它們的信息。
  李森科當天說:“我們沒有關於‘黑匣子’的信息。(兩個‘黑匣子’中)沒有一個被移交給烏克蘭(政府)。”據新華社電
  烏克蘭政府
  俄正插手“毀壞證據”
  烏克蘭政府19日發佈聲明:“烏克蘭政府正式宣佈:恐怖分子在俄羅斯的支持下,正在毀壞這一國際罪行的證據。”
  MH17航班17日在烏克蘭東部墜毀,所載298人悉數遇難。墜毀原因暫不確定。按美國政府的說法,客機遭從烏克蘭民間武裝控制地區發射的精密地對空導彈擊中。烏克蘭政府則更進一步,指認民間武裝發射“山毛櫸”地對空導彈,錯把客機當成烏克蘭軍方的運輸機擊落。
  烏政府在聲明中提及,民間武裝把現場的38具遇難者遺體運至頓涅茨克市一處太平間。在那裡,“操著明顯俄羅斯口音的專家”說,他們將進行屍檢。
  聲明還說,民間武裝正“試圖把大量客機碎片轉移至俄羅斯境內”。
  針對烏克蘭政府的說法,俄方尚未作出回應。
  烏克蘭副總理弗拉基米爾·格羅伊斯曼指認,控制墜機現場的民間武裝限制來自烏克蘭中央政府的專家進入現場,只允許這些專家在民間武裝人員監督下調查30分鐘。
  然而,民間武裝領導人安德烈·普爾金說,在這一區域的“民兵部隊”確保了“客觀調查”。新華社專稿
  大馬政府
  任何碎片都不能損壞
  19日,馬來西亞交通部長廖中萊在記者會上表示,馬方對沒有妥善保護事故現場表示深切的擔憂。
  他說,有證據表明,重要的證據沒有被保存在事故地點,事故現場的完整性遭到了破壞。“無法阻止這類事情發生將是對死難者的背叛。”
  廖中萊還說,他本人也將赴烏克蘭,參與調查工作,“最重要的是確保任何碎片都不要被損壞”。
  軍事問題專家岳剛新京報記者表示,調查主要包括兩方面內容——技術調查和人員調查。技術調查主要以殘骸現場和黑匣子為對象,但即便全面分析了黑匣子仍可能無法得知真相,因為黑匣子錄音可能只能判斷客機遭到何種武器擊中,卻不能明確誰是真凶。岳剛指出,找出事件真相關鍵是找出操作導彈發射的相關人員,但涉事方可能會阻止調查人員接近導彈操作手,作弊的可能性也比較大。廖中萊19日也表達了類似擔憂,他說,必須確保事故調查不受政治過程的阻礙。
  此外,周晨鳴認為,影響調查結果的另一重要因素就是國際調查委員會的組成,組成人員是否公正合理也將影響調查結果。 新京報記者 王曉楓  (原標題:首批國際人員調查遭“限時”)
創作者介紹

修繕

yt97ytbp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